外賣員之死:讓人發現原來臺灣這個行業多數沒有勞保

2019年10月18日 16:39:00來源:中國臺灣網

臺灣的“快遞小哥”。(圖片來源:臺媒)

  臺灣“聯合新聞網”16日發表評論說,臺灣五天內發生三起美食外送員相關的死亡車禍,使這個新興行業的勞動安全受到關注,臺灣的外送員與外送平臺間的“假承攬/真雇傭”關系也引發討論。

  文章指出,總是要等到鬧出人命,臺當局才注意到滿街奔馳的外送員竟多數未投保勞保,命喪街頭還得不到賠償,才忙著檢討漏洞。更嚴重的是,從這些外送員的奪命車禍看,臺灣的交通文明正在退化,宛如第三世界的混亂景象。

  近日連續發生兩起外送員死亡的車禍,外界才發現臺灣外送員與外送平臺之間竟然只是疏淺的“承攬”關系,而非“雇傭”關系,他們在工作途中喪命卻得不到保障與賠償。

  兩名喪命的外送員,分別為29歲及20歲,其中一人才上班兩天。他們服務的外送平臺——德商foodpanda與美商Uber Eats,都是來頭不小的外資企業,市占率分居臺灣美食外送前兩名。

  然而,臺當局“勞動部”和“經濟部”對于外送平臺與外送員之間的雇傭關系卻渾然不知其詳;再不然,就是主管部門刻意放縱。也因此,出事之后,臺當局“勞動部”才急忙作勢要進行“專案勞檢”,以敷衍社會輿情。

  在輿論的催促下,臺當局“勞動部”匆匆開出罰單,要求業者應幫外送員投保勞保并給予職災補償;然而,外資仍堅持雙方是“承攬”關系。

  法令及管理追不上產業發展的腳步,在此暴露無遺。美食外送平臺雖是新興產業,卻稱不上高技術門檻,只是勞力密集的服務業,但臺當局的管理卻毫無章法。

  例如,在臺灣七家外送平臺中,最大的foodpanda、Uber Eats、deliveroo三家外資都采“承攬制”,其他企業尤其本土業者則采“雇傭制”。如此扭曲的制度,除了造成競爭條件的不公,也讓臺灣本土外送平臺經營居于劣勢。

  文章說,荒謬的是,當臺當局“勞動部長”許銘春聲稱要稽查七大外送平臺時,事實上,其中兩家已宣告歇業,目前僅剩五家外送平臺,許銘春可謂完全“狀況外”。如此松散的臺當局,與第三世界有何兩樣?

   美食外送平臺是新興產業,幾家大型平臺業者包辦了臺灣兩三萬家餐廳的外送市場,創造出一年三百億元(新臺幣,下同)的商機,雇用了五萬名外送大軍。由于服務便捷,市場發展潛力極大,吸引不少勤奮的年輕工作者投入。

  孰料,連續發生外送員死亡車禍,除了他們的勞動條件欠佳,更該被看見的是臺灣的交通混亂問題。外送員爭搶快遞美食,當然容易發生爭道、超速、超車不當等問題,而肇致車禍。但觀察近五天來發生的幾起外送員相關車禍,事端肇因多數不在外送員身上,而是因為其他車輛搶快、恍神或闖紅燈所致;另一起外送員撞死行人,則是因為對方在黑夜中違規穿越馬路。從這些繁多的違規形態,以及臺灣街頭無日無之的車禍爭端,可以看出交通秩序之崩壞,而臺當局卻早已不再提倡任何交通教育或用路文明。

   蔡英文任內用過三位“交通部長”,這些“部長”更感興趣的,都是如何增加硬件的交通建設,從未試圖從道路的設計、改良、號志或用路習慣上去提升安全,這正是臺灣交通文明難以提升的主因。

  三年多來,蔡當局不斷大興輕軌,把數百億資金投入鐵路地下化,并奢言向南北延長高鐵,卻從來不提打通交通瓶頸、改善危險路段或修整橋梁。根據學者的統計,臺灣外送員的車禍頻率為一日兩起,這是值得警惕的數字。主要原因是臺灣的汽車駕駛人缺乏謙卑,把馬路當成自己專屬空間所致。然而,臺灣的學校教育及交通法制對此又做了什么?

  外送員之死,讓我們看到臺灣法規的一些疏漏,看到馬路上爭道搶快、不顧他人的景象。這些,都是第三世界的景象,卻變成臺灣街頭常景。

[責任編輯:李杰]

相關內容

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

關于我們|本網動態|轉載申請|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86-10-53610172

彩票论坛福彩论坛体彩论坛中国最大彩民